私服天龙八部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私服天龙八部

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,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7379437630
  • 博文数量: 80009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8-25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,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5621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86116)

2014年(86400)

2013年(63721)

2012年(42080)

订阅

分类: 114NBA直播网

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,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,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,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,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,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

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,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,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。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,回到家里,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,不是去解手而是去冲凉,冲个凉水澡后,感觉舒服很多,一看表,已经下午4点多了,这个该死的天气,都4点多了还这么热,不管了,先上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新闻,这两个月来都在外面找学技能的地方,在不就是看这方面的报纸,什么新闻都不知道,这可不行啊,信息社会。怎么能封闭自己呢。,因为我家是农村的,没有钱,我上完大学,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了,根本就别想买房子了,我说的家是租来的,每个月900块,这在SY市应该说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,因为我在这住了4年多了,和房东的感情也很好,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我涨价,就这个价,只要我自己不说走,他就不会涨价也不回赶我走的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,说到做到,这就回家。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赶回了自己那个不怎么整洁,但是却很舒服的家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但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,找个好点的技能学了,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,挣好多的钱,不过这么多天的打击让我有点头晕了,而现在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在大街乱逛,我还在寻找,不过自己都没有信心了。就是在找下去也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家吧,这个天还真热啊,整个人就像在蒸桑拿一样,难受死了。。

阅读(85245) | 评论(36066) | 转发(83964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宿智强2019-08-25

王智鹏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

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。嗜血杀神摇头叹气的说到:“看来风说的没错,你的确是不想加入帮派,虽然他们没有邀请你,但是风看人一向很准的,当时我还不服气,说没邀请过怎么知道啊,说要试试,没想到还真是这样,那好吧,我也不强人所难,和你做个兄弟已经很好了。哈哈。”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什么位置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团队,也不想加入帮派,更没想过当什么老大,我只是一个人自在贯了,不喜欢受到帮派的束缚。”,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。

叶金08-25

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,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什么位置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团队,也不想加入帮派,更没想过当什么老大,我只是一个人自在贯了,不喜欢受到帮派的束缚。”。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什么位置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团队,也不想加入帮派,更没想过当什么老大,我只是一个人自在贯了,不喜欢受到帮派的束缚。”。

李佣梦08-25

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,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。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。

张乔虹08-25

嗜血杀神摇头叹气的说到:“看来风说的没错,你的确是不想加入帮派,虽然他们没有邀请你,但是风看人一向很准的,当时我还不服气,说没邀请过怎么知道啊,说要试试,没想到还真是这样,那好吧,我也不强人所难,和你做个兄弟已经很好了。哈哈。”,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。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。

高玉梅08-25

嗜血杀神摇头叹气的说到:“看来风说的没错,你的确是不想加入帮派,虽然他们没有邀请你,但是风看人一向很准的,当时我还不服气,说没邀请过怎么知道啊,说要试试,没想到还真是这样,那好吧,我也不强人所难,和你做个兄弟已经很好了。哈哈。”,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。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什么位置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团队,也不想加入帮派,更没想过当什么老大,我只是一个人自在贯了,不喜欢受到帮派的束缚。”。

吴帆08-25

“其实事情你一定能办到,事情也不难,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,我直说好了,你可不可加如我们的团队啊,等得了建帮令,建立的帮会,我让你当总堂主,不总护法。”,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什么位置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团队,也不想加入帮派,更没想过当什么老大,我只是一个人自在贯了,不喜欢受到帮派的束缚。”。可是当他看到我一脸的不同意的表情,又接着说道:“难到你想要我老大的位置,他咬了咬牙说到,也行,只要你同意,帮主让给你做,怎么样啊?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